秀秀茶书院形象图
书院首页 机构介绍 书院视频 茶会雅集 培训动态 茶道文化 师资力量 学员风采 招贤纳士 书院直播 书院博客 联系我们
茶道文化
古典舞培训
培训动态
茶会雅集
图片新闻
秀秀国学
开班日期
琴道文化
茶馆经营
书法文化
陕西知名作家刘省平笔下的书院茶风:城南雅谈
作者:秀秀书院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21-1-11 15:57:58 阅读:31次 双击自动滚屏

 下午从电子一路经过时,忽然想起秀秀书院薛山长前两日邀我一叙之事,便跳下公交车,径直奔路马路对面的紫薇大厦而去。

薛 山长依然是长发短髭的形象,穿着那身黑色宽衣大袍,亲自到楼下接我。老熟人相见面,也无多话,只是稽首问安。他一脸笑颜瞬间如秋菊初绽,素日高古泠然的气 质当中,又添了些许赤子之诚。楼层不高,就在三层,电梯很快就上去了,所以我们也并无多少时间交流。薛山长把书院门轻轻推开的瞬间,我只见二三米外圆月洞 门内的大堂坐着许多人。

如 同往常一样,薛山长自门旁的书案下取出一双手工棉布拖鞋让我换上,然后引我到了大堂。一位身穿灰色汉服、头发黑白相杂、鼻梁架着圆框眼镜的七旬老者正襟危 坐于一方矮凳上,面朝我来的方向,正在给侧身坐在他面前那张铺了桌布的长条茶几两边的青年说着什么。我一眼就认出这位长者,这不就是著名作家程海老师么? 虽然业已二十年不曾见面,但其眉目之间的神情气质似乎没有多大变化;何况我们在三四年前就加上了微信,在网上时有交流,我亦常常在朋友圈中看到他照片,所 以彼此亦并不生疏。最近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他在省城,所以今日偶然相会于秀秀书院,我并无感到特别惊奇。正如程海老师在后面所说,一切似乎都是天意,自古 天意高难猜,随缘自适便好。

我向程海老师打了一声招呼。他略微低了一下头,目光自镜框上方投来,然后含笑点头。薛山长坐回了原位,为大家继续沏茶。我低头向山长对面看了一眼,有两个认识的人,一个是南易轩,另一个是王学洪,他们是西安大明宫湖畔讲堂的。近一月前,眉县横渠张载文化园开园那天,我们在汤峪口见过,曾有过一场关学文化的小讨论。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所以感到亲切。他俩盘腿席地而坐,拧过脸正向我点头微笑。南兄以手指了一下他右边之位,示意我就坐于此。

我不知道他们交谈的是什么话题,谈到了什么地方。程海老师端起茶杯,啜饮起来。我和大家一样,向薛山长微微顿首回礼之后,便端起面前的一只茶杯饮将起来。

饮 完杯中茶后,我说,与程老师先不见已整整二十年,不想今日于此邂逅,真是感到意外欣喜,他现在的精神气色看起来很好。程老师微微一笑,就说出“自古天意高 难猜”之类的话。他说,天意是个神奇的难以捉摸的东西,但他相信它是存在的,譬如:他们家有姊妹兄弟五六个,同为一母所生,遗传基因应该差不多,却独他有 文学天赋,成了作家。我说,程老师确有极高文学天赋,且非常勤奋,曾陆续出版过《我的夏娃》《热爱命运》《苦难祈祷》《人格粉碎》《国风》《白蜻蜓》等文 学著作;长篇小说《热爱命运》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时很火,程老师亦是因此名入“陕军东征五虎将”之列。我还说,二十年前,我还在上大学时就知道程老师大 名,读到他的第一本书是长篇小说《人格粉碎》,之后还两次听过他的文学报告,两次登门拜访请益:一次是去他在咸阳体育场十字的家中,另一次是去他在渭阳西 路中华广场小区的家中,还当面给他朗诵过自己的一首新体诗,获得过他的称赞,临走时程老师给我签赠了《我的夏娃》和《热爱命运》。对于我当年的登门拜访朗 诵诗歌一事,程老师似乎还有印象,便呵呵一笑。我说,我特别喜欢中短篇小说集《我的夏娃》,曾看过两三遍,还在西安的旧书摊上淘回几本送了朋友;这本书我 印象特别深,讲的是一个在某市文化馆工作的青年和一个漂亮的女青年之间的故事,男主长得不帅,不修边幅,却很有文才,主要搞戏剧创作,也写诗,但他在所爱 的姑娘面前总是自惭形秽,缺乏勇气,搞得自己精神十分痛苦……程老师听罢,又是微微一笑,用手往上轻抚了一下眼镜,很坦率地说,其实呀,那个文化馆的创作 员就是以他自己为原型的,他这人年轻时虽然长得不咋相,但在爱情方面要求还是蛮高的。我笑了笑说,搞艺术的人是很讲究审美的。程老师说,文学创作和恋爱一 样,苦涩又甜蜜,痛苦且甜蜜,其中况味只有自家知道。我接过话头说,记得二十年前看过他一篇断章,好像是说美丽珍珠是蚌壳体内砂砾磨砺之后产生的。程老师 慢悠悠地说,他的确是在某篇文章中写过这样的话,古今中外文艺哲学方面的大师皆是在痛苦之中磨砺出来的,其中有很多人一生很坎坷,不幸福,比如:屈原忠而 遭谤,不为重用,怀抱着一块石头投身于汨罗江中;还有耶稣,为了解救终生之苦,最后却被人钉于十字架上;还有古希腊先哲苏格拉底,长相丑陋,无论严寒酷暑 都穿着一件普通单衣,经常不穿鞋,一生过着艰苦生活,专心致力于学问,最后却不幸地被民主派贵族以煽动青年、诬陷雅典神的罪名当众受审,处以死刑……

我 们在座的六七位青年屏气凝神地聆听着程海老师引经据典的高谈阔论,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喝了几杯茶后,我又把话题转到文学上。我说,程老师的文笔很是 优美,他的小说字里行间总是涌动着一股股激情,闪烁着诗性的光芒,且有富有哲理意味;他有中国式的古典情怀,又不乏西方的现代气息;他的小说风格,与同时 代的作家相比具有着明显个人特色——擅长人物心理描写和精神世界探索,语言浪漫洋气。听到此处,程海老师蓦然扬起右手,指向我这边,他将目光盯着我说,你 这话跟当年在北京召开《热爱命运》研讨会时评论家白描说的话差不多。我说,白描老师评价你的话我不知道,但我看了那么多作品之后,就是这样的感觉,我只是 当着你的面把自己的这种感觉以自己的话说了出来。大家都笑了起来,大堂里的气氛一下子热起来,和当时外面异常寒冷的天气形成了强烈对比。

一转眼,两个小时过去了。在此期间,主要是程海老师和我在说话,南易轩时而也发表一下见解。南兄和程老师是乾县乡党,两人老家相距不到三华里。几年前,南兄在湖南上大学时偶然读了程老师的散文集《白蜻蜓》,很是喜欢,就想见其为人,于是,他决计回到陕西发展之后,拜见的第一个文化人就是程海老师。自此以后,他俩就多有来往,很快成为往年之交。这两年,南兄在西安创办大明宫湖畔文化大讲堂,致力于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程老师便成了他们的座上嘉宾。

拉拉杂杂一番叙话之后,南兄说,程老师上午十一点多就到这儿了,这坐下一聊就是几个小时,他年纪毕竟大了,恐怕吃不消,是这——薛山长总结一下吧?

薛 山长挺了挺腰身,抻了抻衣襟,脸上再次露出那极具亲和力的“招牌”笑容来。众目睽睽之下,大约颇有几分局促之感吧?稍顿片刻之后,薛山长清了清嗓子,说 道:“秀秀书院十二年来,一直在倡导‘中国式雅士生活’,致力于琴道、茶道、香道和书道文化的传播,有很多文化名人曾慕名而来,今天南老师带领程老师前来 讲学,我感到非常荣幸和快慰,从方才的交流之中也学到不少东西。书院的环境和氛围如果于诸位老师是相宜的,那么希望诸位以后常来,互相交流,互相进步,共 同对于传统文化的弘扬贡献一份力量…….


     大家慢慢起身站起。因为程海老师除了文学,这些年在书画方面亦颇有成就。于是,南兄和我都建议程老师在书院留下一幅墨宝。以书会友,丹青结缘。薛山长听罢自然喜出望外,立时拧身去准备文房四宝去了。


大家簇拥着程海老师出了月门,来到一张桌案前。笔墨均已伺候到位。程海老师轻轻抓起毛笔,在砚台上轻轻一蘸,略微沉思片刻,便在宣纸上写起来。我们都在一边静静围观,似乎都可能听见舔了墨汁的毛笔尖在纸面“唰唰”舞动的声音。

两三分钟后,一幅不到两米的长卷展现在大家面前,只见上面写着两句古诗:“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众人拍手称赞不已。接着,一起合影留念。照完相,程老师和南兄一行人告辞了。


我 留了下来,和薛山长回到了大堂的茶几旁。因为我过来得比较晚,和程老师也聊了不少话题,但总觉得意兴未尽,更是好奇他们之前都聊了什么。可巧,此时西西老 师前来取水,不免亦有插言。她说,程老师对于汉服,对于书院整体的文化氛围皆极为推崇,所以一来就忍不得丝绸大氅着身,宽袍长袖,一派儒雅之气尽显。主客 对坐之间,秀秀老师亦亲自沏茶为敬,山长亲自弹奏了《广陵散》和《鸥鹭忘机》两支曲子。薛山长说,程老师虽然不弹琴,但听其所讲感受,应该是懂得音乐的。 我说,然后呢?他说,然后就是程老师主讲求学之典故:“绛帐传薪”、“郑玄三问”、“程门立雪”。并分享了一下他自己的见解,说于动情之处,眼睛都红了, 一副想哭的样子。我说,程老师是一个感情细腻、内心丰富的人,这是真性情的自然流露——对了,程老师还有什么高见?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说,程老师有两句话让 他印象极深:一句是,苏格拉底曾说过一句话,大意是说,对生活要求越低的人越接近于神;高手在写字画画时,笔尖落于纸上那一个瞬间,其实是有禅意的,所谓 “聚气凝神、万念归一”,细究起来,还是落在儒家“格物致知诚意正心”的层面上,不止书画如此,事茶,焚香,鼓琴,又何尝不需要如此“安住当下”呢?

一时谈毕。我请薛山长为我再次弹奏一下《广陵散》和《鸥鹭忘机》,他欣然应允。我坐于月门外的台阶上细品了一番,心里满是欢喜。薛山长的小公子二宝要与父亲对弈,我观战了一局之后便告辞了。


离开秀秀书院之后,走在寒气逼人、灯火点点的街道上,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汇聚成了一首小诗:

一曲广陵散,陶然共忘机。

煎茶奉雅士,坐论古今奇。

绛帐传薪火,程门立雪迟。

悲欣时交集,眼热泪欲滴。

虽叹鬓似雪,犹惜锦年时。

陕军东征事,再叙犹昨昔。

挥墨寄逸兴,青峰烟云飞。

振衣向晚去,清芬绕庭室。

202118日深夜于半醒斋

作者简介:刘省平,生于1979年, 陕西扶风人,现居西安,资深策划人、青年作家。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陕西散文学会会员、陕西职工作家协会会 员、陕西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曾在《西安日报》《宝鸡日报》《咸阳日报》《昆山日报》《榆林晚报》《民族日报》《华商报》《中国文学》《黄河文学》《华夏 散文》《华文百花》《少年月刊》《打工文学》《陕西工人报》《文化艺术报》等刊物发表文学作品80多万字。作品入选《中华散文精粹》《当代文学作品精选》《陕西青年散文选》《宝鸡文学六十年》等文集。曾与人合作主编《西府散文选》《当代扶风作家散文选》,出版散文集《梦回乡关》、旅行随笔集《西路行吟》,著有散文集《梦吟关中》、小说集《驶向春天的火车》。

电话:18792662098   邮箱:304032017@qq.com


26.5K
 上一篇: 长安雅士的奢侈品: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下一篇:
相关内容:
  ·陕西知名作家刘省平笔下的书院茶风:城南雅谈 
  ·长安雅士浅论多子多福,四世同堂 
  ·长安雅士:古时书院都开设哪些课程? 
  ·秀秀老师:我们为什么要倡导雅士茶道 
  ·诗词培训: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 
  ·秀秀老师:学茶艺、古琴、书法、香道,首先要身体端正 
秀秀茶书院LOGO 秀秀茶书院地址 版权所有:西安秀秀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秀秀书院)
移動電話:15902922232 抖音号:秀秀书院(25万粉丝)快手号:秀秀书院(16万粉丝)下午三点至六点直播教学
市区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電子一路紫薇大廈紫风阁三楼
终南山居地址:终南山紫阁峪易简山房
备案号:陕ICP备17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