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茶书院形象图
书院首页 机构介绍 书院视频 茶会雅集 培训动态 茶道文化 师资力量 学员风采 招贤纳士 书院直播 书院博客 联系我们
茶道文化
古典舞培训
培训动态
茶会雅集
图片新闻
秀秀国学
开班日期
琴道文化
茶馆经营
书法文化
长安雅士浅论古代十大知音夫妻:通音律,善诗词,雅生活
作者:秀秀书院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0-7-14 11:58:09 阅读:96次 双击自动滚屏

“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子期死,伯牙谓世再无知音,乃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                                       --《伯牙绝弦》

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典故流传广远,众所周知。

然“知音”一词,究竟何意?

“恩德相结者,谓之知己;腹心相照者,谓之知心;声气相求者,谓之知音。”

林妹妹曾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己一个也难求”,她有知己如宝玉--“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不错的”,尚有如此之叹,常人又当如何?

鲁迅先生也有言曰:“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同怀视之。”

知己已是难求,知音之求,难上加难。闺房之内的知音之求,岂不更是难上加难难复难?

且喜中华历史源远流长,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幽微灵秀,文采宛然之风极盛,倒也颇为生出一些“人上之人”来。长安雅士今日且来盘点一下,自古至今的闺房知音如何?

李清照与赵明诚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宋代杰出词人。“千古第一才女”。其父李格非学名早著,其母乃状元王拱辰之女,亦善诗文。因家庭影响,李清照小时即见诗才惊艳。李清照十八岁时与风华正茂的太学生赵明诚成婚。赵明诚除精于金石之学外,也喜收藏书籍、书法、名画。

二人志同道合,为从事收藏和学术研究不惜节衣缩食,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也不乏相互唱和,“赌书泼茶”的韵事:

 “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既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李清照《〈金石录〉后序》)

李清照四十六岁时,赵明诚亡故,其后金兵入侵,清照避难奔走,收藏之物几乎全部丧失。晚年,李清照曾作一首“悲深婉笃,犹令人感伉俪之重”的《武陵春》曰: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夫死物散,历经坎坷之愁尽在其中。

顾太清与奕绘

顾太清,名春。满洲镶蓝旗人,本为西林觉罗氏,后改姓顾,字梅仙,又字子春,道号太清,晚号云槎外史。又称太清春、太清西林春。

 “太清才气横溢,援笔立成,待人诚信无娇矜习气。”太清是颇负盛名的女词人,况周颐《蕙风词话》中论及满洲词人时把她与纳兰性德相提并论,称“男中成容若,女中太清春”。

其夫奕绘,是清高宗乾隆帝第五子永琪之孙,习武之外也擅诗文,工书画,喜文物。

奕绘嫡配妙华夫人亡故后,奕绘既未续娶,又未纳妾,和太清情感甚笃。他们从认识、恋爱至结婚都维系着共同的爱好,志趣相投,始终如一。奕绘每次购得古物回家,太清必与之共赏,往往更以诗词相庆。

奕绘与顾春时常剪烛西窗谈道论理,他们的诗词唱和在作品集中为数不少,太清诗词集中还有许多“同夫子作”的联句。奕绘号太素,顾春号太清,奕绘诗集名《明善堂集》,词集名《南谷樵唱》,太清则诗集名《天游阁集》,词集名《东海渔歌》,真可谓两心相印,灵犀互通。奕绘卒后,太清时刻思念他,写有诸多悼念丈夫的诗篇。如:

“七月七日先夫子弃世,十月二十八日奉堂上命,携钊、初两儿,以文、叔文两女,移居邸外,无所栖迟,卖金凤钗,购得住宅一区。赋诗以纪之。

已看凤翅凌风去,剩有花光照眼来。

兀坐不堪思往事,九回肠断寸心哀。”

唐琬与陆游

陆游约在二十岁左右与表妹唐琬成婚。婚后伉俪相得,感情甚好。然陆游之母对媳妇非常不满,强令陆游与唐琬离婚。陆游不敢违母命,又不忍与唐琬分手,便在外另置别馆,时时会面。风声传到陆母耳中,陆唐二人不得不“劳燕分飞”。

后陆游另娶王氏,唐琬也另嫁同郡的赵士程。数年后,陆游春游遇唐琬于禹迹寺南的沈氏园,唐琬遣人奉酒肴相待,陆游怅然题《钗头凤》词于壁。唐琬见而和之,不久即怏怏而卒。

陆游直至晚年,仍常常凭吊遗踪,追忆当年,不能忘怀旧情: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怎消得缱绻如旧,悲感如闻?

卓文君与司马相如

卓文君通音律,善鼓琴瑟,年轻丧夫,寡居娘家。大才子司马相如偶至卓王孙家作客,席间弹琴遣兴,宾主尽欢。卓文君闻琴声隔门窥视,为司马相如所察,慕其貌美,遂弹《凤求凰》“以琴心挑之”,文君会意,当夜收拾行装,与司马相如私奔。司马相如家徒四壁,无以谋生,文君遂有“当垆卖酒”之事。

后司马相如凭借自己的才华,尤其是《子虚赋》、《上林赋》,受到汉武帝常识,二人生活更为如意。但相传司马相如大富大贵后曾有喜新厌旧之念,欲娶茂陵女为妾,卓文君闻之,决绝写就《白头吟》一首: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相如接诗一读,惭愧无已,纳妾之念遂绝。

林颀与张问陶

林颀,字韵徵,号佩环,有“四川才女”之称。张问陶,字船山,一字柳门,又字乐祖,号船山。乾嘉时期主张性灵的重要诗人之一。

张船山被誉为“有清二百余年蜀中诗人无出其右者”,书画也堪称一代名家。船山娶得美慧多情、工诗善画的林颀为妻,自是得意非凡。

《砚缘诗四首》其四曾写道:“袖中已遂襄阳癖,林下犹逢谢女才。娶妇也须无俗韵,生儿应免出凡材。”诗中得遇知音的遂心得意之情显露无疑。船山25岁进京赶考,中第后又留京学习,离别期间相思情重,船山频以诗词相寄爱妻,《春日忆内》曰:“房帏何必讳钟情,窈窕人宜住锦城。小婢上灯花欲暮,蛮奴扫雪帚无声。春衣互覆宵寒重,绣被联吟晓梦清。一事感卿真慧解,知余心淡不沽名。”数年后船山与林颀一起再度入京,携手相随,如胶似漆。《车中赠内》诗说:“春衣互覆五更寒,铃语遥遥梦转安。一笑车箱稳如屋,闭门终日坐相看。”《斑竹塘车中》诗则云:“翕翕红梅一树春,斑斑林竹万枝新。车中妇美村婆看,笔底花浓醉墨匀。理学传应无我辈,香奁诗好继风人。但教弄玉随萧史,未厌年年踏软尘。”生活安定后,他们的日子是:“婢解听诗妻解和,颇无俗韵到闺房”,温馨清雅,不同流俗。船山某冬日曾为林颀画像,他虽自云“得其神似而已”,而林颀已芳心缱绻,在像上题诗说“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修到人间才子妇,不辞清痩似梅花。”船山又和曰“妻梅许我癖烟霞,仿佛孤山处士家。画意诗情两清绝,夜窗同梦笔生花。”船山林颀,才子佳人,怎不惹人艳羡?

管道升与赵孟頫

管道升二十八岁时嫁与大书画家赵孟頫,两人意趣相投,心心相印。管道升能诗词书画,尤善绘梅竹,笔意清绝,曾给太后画过一幅墨竹,太后极为欣赏,封她为魏国夫人。清代著名词人纳兰性德曾在《拟古四十首》诗中对赵孟頫与管道升的知己式婚姻深表羡慕:“吾怜赵松雪……亦有同心人,闺中金兰契。书画掩文章,文章掩经济。得此良已足,风流渺谁继”。

赵孟頫与管道升的爱情生活中曾有一段有名的插曲:赵孟頫地位渐高后打算娶一房姬妾,遂用言语试探管道升:

“我为学士,你做夫人。岂不闻王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越女无过分,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

管道升便写了一首词回答他:“尔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尔,塑一个我。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尔,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尔,尔泥中有我。我与尔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赵孟頫看后极为感动,于是打消了纳妾的念头。

陈芸与沈复

陈芸为沈复表姐,长沈复十月,二人幼即无猜,芸生而聪慧,刺绣之余渐通吟咏,沈复眷其才思隽秀,缔姻。及长,花烛之夕,比肩调笑,恍同密友重逢。自此耳鬓厮磨,亲如形影,常寓雅谑于谈文论诗间。二人琴瑟和鸣二十三年,年愈久情愈密,家庭之内,同行同坐,初犹避人,久则不以为意。

沈复曾于七夕镌“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图章二方,沈复执朱文,陈芸执白文,以作往来书信之用。二人又曾请人绘月下老人图,常常焚香拜祷,以求来生仍结姻缘。陈芸于珠宝不甚爱惜,于破书残画反极珍视。芸尝着沈复衣冠与夫一同出游,知音相得。后芸失欢于公婆,夫妻几度受逐于家庭,二人痴情一往,略无怨尤,患难之间感情益深,然芸终因血疾频发不止,魂归一旦。因贫困,芸至死不肯就医,弥留时惟心心念念缘结来生。芸虽亡,而沈复对她的深情却无止境。沈复于自传《浮生六记》中颇曾有闺房蜜意之写。


沈宜修与叶绍袁

沈叶二人皆出身书香世家。叶绍袁少有才学,相貌英俊,有卫玠、潘安之目;沈宜修自幼聪颖美丽,过目成诵,能诗善饮。这对才子才女的结合在吴中传为美谈。

由于沈宜修的影响和倡导,加上叶绍袁的支持,叶沈两家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女性创作群体,沈宜修多次参加妇女们的“集清会”,以文会友,诗酒寄兴。沈宜修从十六岁与叶绍袁结婚,到四十六岁去世,三十年中,不论是经历离别相思之苦,还是经历贫困生活带来的烦恼,始终相知相爱,相濡以沫。他们共有子女十二人,个个才气不凡,尤其是纨纨、小纨和小鸾,都有令人瞩目的文学成就。生活中,沈宜修母女间唱和氛围浓厚,沈宜修留下的诗词数量之多,在古代女作家中首屈一指。且举《蝶恋花·感怀》一首窥其一斑:

“犹见寒梅枝上小。昨夜东风,又向庭前绕。梦破纱窗啼曙鸟,无端不断闲烦恼。却恨疏帘帘外渺。愁里光阴,脉脉谁知道?心绪一砧空自捣,沿阶依旧生芳草。”

柳如是与钱谦益

柳如是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幼年被诱拐,卖入青楼,所投鸨母徐氏,通琴棋,善丹青,识文墨,与名士才子多有交接酬酢。柳如是得到徐氏的点拨,操习诗文书画,开始形成独特的性情志趣。

14岁时被返乡宰相索为妾,颇受宠爱,常被主人抱置膝上教以文艺,不久被群妾蜚语加害,再度被卖为妓。但柳如是不屈从命运,以“相府下堂妾”高自标置,独张艳帜,购一画舫放浪湖山间与高才名辈相游处,凭着自己的美貌和文学天斌,结识了许多江南名士,尤与宋征舆、陈子龙、李待问过从甚密,时常文期酒会,诗词唱和,议论天下事。在他们的影响下,柳如是不仅诗文书画大进,而且爱国胸襟也逐渐形成。她的诗文风格沉雄,令人称奇。柳如是与宋征舆爱情受挫后与陈子龙热恋,同居后不久,陈子龙家室出面干预,柳如是被迫离开,一度十分痛苦。

后偶读文坛名儒钱谦益诗文,惊叹之余,誓不另嫁。钱谦益闻言大喜,曰:“天下有怜才如此女子者乎?吾非能诗如柳是者不娶。”在冲破重重阻力后,钱柳二人缔成姻眷,时年柳如是24岁,钱谦益60岁。钱谦益对柳如是爱意弥深,为了给妻子修筑“绛云楼”,不惜忍痛割让珍藏的传世孤本宋版前后《汉书》。绛云楼的藏书当时颇负盛名,二人每日在楼内览群书、吟诗赋,日夕晤对,柳如是成为钱谦益的得力助手。但不久后南京被清兵攻占,柳如是劝钱谦益殉国保节,钱辞以不能,柳如是欲投水自尽,被家人拦阻。钱谦益降清后柳如是激励他反清复明,钱遂与柳如是一起参加复明活动,失败后绛云楼毁于大火。钱谦益病故后,柳如是不堪钱氏族人索逼钱财,以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董小宛与冒辟疆

董小宛色艺超群,是秦淮旧院中第一流人物,冒辟疆则是闻名遐迩的才子,与方以智、陈贞慧、侯方域合称为“四公子”。其时,歌妓们怀着新型的婚姻理想自主择婿,已蔚然成风,秦淮名妓如顾媚、李香君等都择嫁了当时的有名文人。

董小宛与冒辟疆的嫁娶过程中,董小宛怀着向往自由、寻觅真情的理想处处主动追求,矢志相从,冒辟疆则显露出一个大家公子的懦弱被动。

小宛入冒门后,对长辈恭敬顺从,与合家上下相处和谐,九年中甘愿处于侍妾地位,对冒辟疆的两个儿子悉心教导,十分尽责。闲暇时,董小宛与冒辟疆常坐在画苑书房里,泼墨挥毫,赏花品茗,鉴别金石鼎彜,沉浸在艺术天地中。小宛每日勤摹碑贴,殊无懈怠。并曾学绘画,她15岁时画的彩蝶图今尚存。小宛好收藏画作,后来在逃难途中,宁肯丢弃化妆品也要把书画藏品随身带走。董小宛善于把琐碎的日常生活过得浪漫美丽。她能做各种精致食品,正合冒辟疆的美食之好。董小宛饶有情致,最倾心月夜之美,爱在自然平实的生活中领略精微雅致的文化趣味。冒辟疆说自己一生的清福都在和小宛共同生活的九年享尽,他却怎知道,他这九年,消耗的是小宛整整的一生:

“幼姑长姊,尤珍重相亲。谓其德性举止,均非常人。而姬之侍左右,服劳承旨,较婢妇有加无已。烹茗剥果,必手进;开眉解意,爬背喻痒。当大寒暑,折胶铄金时,必拱立座隅。强之坐饮食,旋坐旋饮食旋起。执役拱立如初。余每课两儿文,不称意,加夏楚,姬必督之改削成章。”“姬不私铢两,不爱积蓄,不制一宝粟钗钿。”

世上女子,谁能如她?


……

论完古,且谈今。

田园生活如今被一个李子柒带得如火如荼,这火,且已烧到了国外去;

才子佳人则可可地为秀秀书院带起来。薛山长同书院师生每日那样不遗余力,所倡导践行推广的,正是“通音律、善诗词、雅生活”的才子佳人“气度”。

拿秀秀老师同薛山长来讲,他二人也极是伉俪相得的。书院中自是琴书相和,谈古论今;晚间归家,也还对坐品茗,教儿养女,“赌书消得泼茶香”,其乐无穷。

雅士生活的本质不也在这里么?“通音律、善诗词、雅生活”,秀秀书院愿在雅士生活的道路上,与你同行。

再者,世间多一对儿才子佳人,岂不少一对儿凡夫俗妇?

长安雅士浅论形体训练的方法

诗词培训,让帅哥靓妹回归才子佳人。

长安雅士浅论古琴五音与五脏的关系



26.5K
 上一篇: 长安雅士言传身教,让孩子在耳濡目染中学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下一篇: 长安雅士浅论男子为什么要学茶道
相关内容:
  ·长安雅士浅论古代十大知音夫妻:通音律,善诗词,雅生活 
  ·长安雅士浅论:礼乐双修,方为君子 
  ·秀秀书院#雅士生活#端阳特辑 
  ·修行从抚琴开始,儒家《平沙落雁》,道家《鸥鹭忘机》,佛家《普庵咒》...... 
  ·​长安雅士邀您学四大名著中的古琴曲:《有为歌》、《好汉歌》、《枉凝眉》、《女儿情》…… 
  ·如果古琴是文人雅士的标配,那么扇子就是才子佳人的必备 
秀秀茶书院LOGO 秀秀茶书院地址 版权所有:西安秀秀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秀秀书院)
移動電話:15902922232 抖音号:秀秀书院(25万粉丝)快手号:秀秀书院(16万粉丝)下午三点至六点直播教学
市区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電子一路紫薇大廈紫风阁三楼
终南山居地址:终南山紫阁峪易简山房
备案号:陕ICP备170010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