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茶书院形象图
书院首页 机构介绍 书院视频 茶会雅集 培训动态 茶道文化 师资力量 学员风采 招贤纳士 书院直播 书院博客 联系我们
茶道文化
古典舞培训
培训动态
茶会雅集
图片新闻
秀秀国学
开班日期
琴道文化
茶馆经营
书法文化
茶道养生课:《黄帝内经 调经论篇第六十二》
作者:不详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8-1-11 13:54:43 阅读:394次 双击自动滚屏

丁酉年癸丑月丁酉日(即公元201815日)。小寒。十二月节。“月初寒尚小,故云。月半则大矣。小寒之日雁北乡,又五日鹊始巢,又五日雉始雊。雁北乡。乡,向导之义。二阳之候,雁将避热而回,今则乡北飞之,至立春后皆归矣,禽鸟得气之先故也。鹊始巢。喜鹊也,鹊巢之门每向太岁,冬至天元之始,至后二阳已得来年之节气,鹊遂可为巢,知所向也。雉始鸲。雉,文明之禽,阳鸟也;鸲”为鸣叫的意思,雉在接近四九时会感阳气的生长而鸣叫。

小寒正处三九前后,俗话说:“冷在三九”,其严寒程度亦即可想而知,各地流行的气象谚语,可做佐证。如华北一带有“小寒大寒,滴水成冰”的说法,江南一带有“小寒大寒,冷成冰团”的说法。每年的大寒小寒虽说寒冷,但寒冷的情况也不尽相同。有的年份小寒不是很冷,往往便预示大寒要冷,广西群众有“小寒不寒寒大寒”的谚语。”

且说中医认为寒为阴邪,最寒冷的节气如小寒也是阴邪最盛的时期,从饮食养生的角度讲,要特别注意在日常饮食中多食用一些温热食物以补益身体,防御寒冷气候对人体的侵袭。不过话说回来,小寒时节固然是“进补”的最佳时期,但进补亦需有的放矢,不可盲目。按照传统中医理论,滋补分为四类,即补气、补血、补阴、补阳。精神上亦以静神少虑、畅达乐观,不为琐事劳神,心态平和为宜。


言归正传。仍说十三朝古都长安,城南有一处最是风流雅致之地紫薇花园,原为唐代郭子仪园林舊址,如今园林犹在,草木葱茏,那时人物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无处可寻。可喜者此处现又有一处最是诗书蕴藉之处—秀秀书院,足供诸位雅士悠游于红尘之外,寻幽探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秀秀书院雅士生活之授琴图

辰时。先生引领古典舞研习的时间。

且说今儿先生且歌且舞的时分,适逢小二宝亦来凑趣,父子二人遂按拍起舞,亦十分得意的。因是小二宝一起跟跳,先生不免别出心裁加进去几个“萌哒哒”的动作,一大一小两人即曲臂弯腿左跳右跳,总未免高低相映,煞是好看。小茶室里品茶的众位,离远了瞧过来,皆不免彼此相顾,会心一笑。先生于古典舞一道果然造诣匪浅,这么随便一编亦成章法的,怎不叫人真心叹服呢?

秀秀书院雅士生活之抱琴图

巳时。研习瘦金书正当其时。

如今却说先生专为研习瘦金体的书案那里,除惯常的长卷静置,杜鹃绽蕊,古砚微凹,松烟墨重之外,一侧另有先生惯用的那把“夏日”,这名儿亦颇有来历的,原是因先生极爱宋徽宗之《夏日诗帖》,遂取“夏日”二字为心仪琴名之。其全诗曰:“清和节后绿枝稠,寂寞黄梅雨乍收。畏日正长凝碧汉,薰风微度到丹楼。池荷成盖闲相倚,迳草铺裀色更柔。永昼摇纨避繁溽,杯盘时欲对清流。”书院另有琴名“秾芳”,却是因徽宗《秾芳诗帖》而起。《秾芳诗帖》,大字楷书,每行二字,共20行。书法结体潇洒,笔致劲健,为赵佶“瘦金书”代表作。清代陈邦彦曾跋《秾芳诗帖》曰:“此卷以画法作书,脱去笔墨畦径,行间如幽兰丛竹,泠泠作风雨声。”既是对这一诗帖的评赞,亦可看作对“瘦金书”的艺术效果的高度概括。《秾芳诗帖》整首曰:

“秾芳依翠萼,焕烂一庭中。

  零露沾如醉,残霞照似融。

  丹青难下笔,造化独留功。

  舞蝶迷香径,翩翩逐晚风。

亦颇见意境优美,风流雅致的。观其书,品其诗,又复掂掇一回“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之评语,不觉神为一驰,心为一叹。

秀秀书院雅士生活之临窗远眺图

午时至申时。茶道、古琴、香道艺术课程各各进行。

且说今日仍是窗外雪映梅,花竹共作春的景致。室内秀秀老师、方方、卢卢、维维、琴琴、莎莎皆在一处茶叶品鉴。今日所品,乃勐腊所出生普,闻之,则樟香、甜香明显,品之,则又极是浓醇回甘,不乏十年沧桑的“陈韵”。茶中滋味,人生沉浮,又何尝不有相若之处?物是人非事事休,无语品茶茶味浓。

秀秀书院雅士生活之雪竹图

如今且说先生,进得门来便给小茶室里的“莺声燕语”吸引了来,又大张旗鼓要拍片子,因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大约不拍出来实在不足尽其意,拍的时候又着实一波三折,不断“重来”。依着先生的话说,总是因审美和修养的缘故,有一处不大合式的,便十分入不得眼,便拍不下去。简而言之,“讲究而不将就”一语差相仿佛。

秀秀书院雅士生活之腊梅影斜图

还有笑话儿呢,因是郎中昨儿采的那支腊梅,不知给谁拿了来为茶席“锦上添花”,大家见了这样“袖珍”又不由得笑论:“郎中就这样会怜香惜玉……..”

郎中今儿也来了的,前半日想必给“著柳直疑香絮重,拥阶何似落花深”的北国雪景绊住了脚,所以来时已是薄暮时分?一笑。

至酉时,又是每日照例的辩经会。本篇辩经会题为《黄帝内经调经论篇第六十二》。参与者:长安雅士薛佩生、雅女秀秀、长安西西、壮女方方、长安琴琴、江苏窦郎中、长安维维等。

秀秀书院雅士生活之稚子弄雪图

原文:

黄帝问曰:余闻刺法言,有余泻之,不足补之。何谓有余,何谓不足?

岐伯对曰:有余有五,不足亦有五,帝欲何问?

帝曰:愿尽闻之。

岐伯曰:神有余有不足,气有余有不足,血有余有不足,形有余有不足,志有余有不足。凡此十者,其气不等也。

帝曰:人有精、气、津、液、四支、九窍、五脏、十六部、三百六十五节,乃生百病;百病之生,皆有虚实。今夫子乃言有余有五,不足亦有五,何以生之乎?

岐伯曰:皆生于五脏也。夫心藏神,肺藏气,肝藏血,脾藏肉,肾藏志。而此成形;志意通,内连骨髓,而成身形五脏。五脏之道,皆出于经遂,以行血气,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是故守经隧焉。

帝曰:神有余不足何如?

岐伯曰:神有余则笑不休,神不足则悲。血气未并,五脏安定,邪客于形,洒淅起于毫毛,未入于经络也,故命曰神之微。

帝曰:补泻奈何?

岐伯曰:神有余则泻其小络之血,出血勿之深斥,无中其大经,神气乃平;神不足者,视其虚络,按而致之,刺而利之,无出其血,无泄其气,以通其经,神气乃平。

帝曰:刺微奈何

岐伯曰:按摩勿释,着针勿斥,移气于不足,神气乃得复。

帝曰:善。气有余不足奈何?

岐伯曰:气有余则喘咳上气,不足则息利少气。血气未并,五脏安定,皮肤微病,命曰白气微泄。

帝曰:补泻奈何?

岐伯曰:气有余则泻其经隧,无伤其经,无出其血,无泄其气;不足则补其经隧,无出其气。

帝曰:刺微奈何?

岐伯曰:按摩勿释,出针视之,曰我将深之,适人必革,精气自伏,邪气散乱,无所休息,气泄腠理,真气乃相得。

帝曰:善。血有余不足奈何?

岐伯曰:血有余则怒,不足则恐。血气未并,五脏安定,孙络外溢,则络有留血。

帝曰:补泻奈何?

岐伯曰:血有余,则泻其盛经出其血;不足,则视其虚经,内针其脉,久留而视,脉大,疾出其针,无令血泄。

帝曰:刺留血奈何?

岐伯曰:视其血络,刺出其血,无令恶血得入于经,以成其疾。

帝曰:善。形有余不足奈何?

岐伯曰:形有余则腹胀,泾溲不利,不足则四支不用。血气未并,五脏安定,肌肉蠕动,命曰微风。

帝曰:补泻奈何?

岐伯曰:形有余则泻其阳经;不足则补其阳络。

帝曰:刺微奈何?

岐伯曰:取分肉间,无中其经,无伤其络,卫气得复,邪气乃索。

帝曰:善。志有余不足奈何?

岐伯曰:志有余则腹胀飧泄,不足则厥。血气未并,五脏安定,骨节有动。

帝曰:补泻奈何?

岐伯曰:志有余则泻然筋血者;不足则补其复溜。

帝曰:刺未并奈何?

岐伯曰:即取之,无中其经,邪所乃能立虚。

帝曰:善。余已闻虚实之形,不知其何以生。

岐伯曰:气血以并,阴阳相倾,气乱于卫,血逆于经,血气离居,一实一虚。血并于阴,气并于阳,故为惊狂;血并于阳,气并于阴,乃为炅中;血并于上,气并于下,心烦惋善怒;血并于下,气并于上,乱而喜忘。

帝曰:血并于阴,气并于阳,如是血气离居,何者为实,何者为虚?

岐伯曰:血气者,喜温而恶寒,寒则泣不能流,温则消而去之。是故气之所并为血虚,血之所并为气虚。

帝曰:人之所有者,血与气耳。今夫子乃言血并为虚,气并为虚,是无实乎?

岐伯曰:有者为实,无者为虚;故气并则无血,血并则无气,今血与气相失,故为虚焉。故气并则无血,血并则无气,今血与气相失,故为虚焉。络之与孙脉,俱输于经,血与气并,则为实焉。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气复反则生,不反则死。

帝曰:实者何道从来,虚者何道从去?虚实之要,愿闻其故。

岐伯曰:夫阴与阳,皆有俞会。阳注于阴,阴满之外,阴阳匀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命曰平人。夫邪之生也,或生于阴,或生于阳。其生于阳者,得之风雨寒暑;其生于阴者,得之饮食居处,阴阳喜怒。

帝曰:风雨之伤人奈何?

岐伯曰:风雨之伤人也,先客于皮肤,传入于孙脉,孙脉满则传入于络脉,络脉满则输于大经脉。血气与邪并客于分腠之间,其脉坚大,故曰实。实者外坚充满,不可按之,按之则痛。

帝曰:寒湿之伤人奈何?

岐伯曰:寒湿之中人也,皮肤不收,肌肉坚紧,荣血泣,卫气去,故曰虚。虚者,聂辟,气不足,按之则气足以温之,故快然而不痛。

帝曰:善。阴之生实奈何?

岐伯曰:喜怒不节,则阴气上逆,上逆则下虚,下虚则阳气走之,故曰实矣。

帝曰:阴之生虚奈何?

岐伯曰:喜则气下,悲则气消,消则脉虚空;因寒饮食,寒气熏满,则血泣气去,故曰虚实。

帝曰:经言阳虚则外寒,阴虚则内热,阳盛则外热,阴盛则内寒。余已闻之矣,不知其所由然也。

岐伯曰:阳受气于上焦,以温皮肤分肉之间,今寒气在外,则上焦不通,上焦不通,则寒气独留于外,故寒栗。

帝曰:阴虚生内热奈何?

岐伯曰:有所劳倦,形气衰少,谷气不盛,上焦不行,下脘不通,胃气热,热气熏胸中,故内热。

帝曰:阳盛生外热奈何?

岐伯曰:上焦不通利,则皮肤致密,腠理闭塞,玄腑不通,卫气不得泄越,故外热。

帝曰:阴盛生内寒奈何?

岐伯曰:厥气上逆,寒气积于胸中而不泻,不泻则温气去,寒独留,则血凝泣,凝则脉不通,其脉盛大以涩,故中寒。

帝曰:阴与阳并,血气以并,病形以成,刺之奈何?

岐伯曰:刺此者,取之经隧,取血于营,取气于卫,用形哉,因四时多少高下。

帝曰:血气以并,病形以成,阴阳相倾,补泻奈何?

岐伯曰:泻实者气盛乃内针,针与气俱内,以开其门,如利其户;针与气俱出,精气不伤,邪气乃下,外门不闭,以出其疾;摇大其道,如利其路,是谓大泻,必切而出,大气乃屈。

帝曰:补虚奈何?

岐伯曰:持针勿置,以定其意,候呼内针,气出针入,针空四塞,精无从去,方实而疾出针,气入针出,热不得还,闭塞其门,邪气布散,精气乃得存。动气候时,近气不失,远气乃来,是谓追之。

帝曰:夫子言虚实者有十,生于五脏,五脏五脉耳,夫十二经脉,皆生其病,今夫子独言五脏,夫十二经脉者,皆络三百六十五节,节有病,必被经脉,经脉之病,皆有虚实,何以合之?

岐伯曰:五脏者,故得六腑与为表里,经络支节,各生虚实,其病所居,随而调之。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病在气,调之卫;病在肉,调之分肉;病在筋,调之筋;病在骨,调之骨;燔针劫刺其下及与急者;病在骨,淬针药熨;病不知所痛,两跷为上;身形有痛,九候莫病,则缪刺之;痛在于左而右脉病者,巨刺之。必谨察其九候,针道备矣。

欲知明日《诗经  小雅  鼓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6.5K
 上一篇: 茶道美学课:《诗经 小雅 鼓钟》
 下一篇: 茶道美学课:《诗经 小雅 小明》
相关内容:
  ·茶道美学课:《诗经 大雅 凫翳》 
  ·戊戌年戊午月芒种日茶道养生课:《黄帝内经 灵枢 癫狂第二十二》 
  ·茶道美学课:《诗经 大雅 既醉》 
  ·茶道美学课:《诗经 大雅 生民》 
  ·抹茶or点茶?--看日本茶道专家的长安“寻根”之旅 
  ·古琴美学课:《诗经 大雅 文王有声》 
秀秀茶书院LOGO 秀秀茶书院地址 版权所有:西安秀秀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秀秀书院)
移動電話:15902922232 抖音号:秀秀书院(10万粉丝)
市区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電子一路紫薇大廈紫风阁三楼
终南山居地址:终南山紫阁峪长安院子
陕ICP备17001037号              + 营销推广:蓝谷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