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茶书院形象图
书院首页 机构介绍 书院视频 茶会雅集 培训动态 茶道文化 师资力量 学员风采 招贤纳士 书院直播 书院博客 联系我们
茶道文化
古典舞培训
培训动态
茶会雅集
图片新闻
秀秀国学
开班日期
琴道文化
茶馆经营
书法文化
茶道美学课:诗经 小雅 节南山
作者:不详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2 12:39:58 阅读:44次 双击自动滚屏

丁酉年辛亥月己未日(即公元20171128日)。话说十三朝古都长安,城南有一处最是风流雅致之地紫风阁,原为唐代郭子仪园林舊址,如今园林犹在,草木葱茏,那时人物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无处可寻。可喜者此处现又有一处最是诗书蕴藉之处—秀秀书院,足供诸位雅士悠游于红尘之外,寻幽探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辰时。先生引领古典舞研习的时间。

话说先生他们近日于《礼仪之邦》一曲颇有会心,舞姿比前大是不同。因是有了上次四人磋商的机缘,今日再舞,竟合了三十的拍子步步生莲,安静异常。先生与陈陈两人同舞。陈陈本来肢体语言是极好的,近几日又尤为勤奋,见天儿在纸窗席地,竹影蓑衣的内室自行苦练,于是舞姿愈发翩跹如飞。先生比往日亦更加“婀娜”,腰肢款摆,竟比陈陈还“妖娆”几分似的。他两个如是随拍起舞,丽影成双,倒恍惚有杨过自小龙女处修习“美女拳法”的影子。不过美女拳法除招数繁多,名称极有诗意,如红玉击鼓、红拂夜奔、绿珠坠楼、文姬归汉、红线盗盒、木兰弯弓、班姬赋诗、嫦娥窃药、蛮腰纤纤、丽华梳妆、萍姬针神、西子捧心、洛神微步、曹令割鼻之外,

更因历代有名女子性格各有不凡之处,颦笑之际、愁喜之分,自更难知难度。将千百年来美女变幻莫测的心情神态化入武术之中,再加上女神端丽之姿,女仙缥缈之形,凡夫俗子,如何能解?

由是当日杨过修习之时,颇感其“扭扭捏捏处,男人使之不雅,当练习之时,遂不知不觉在纯柔的招数中注入了阳刚之意,变妩媚而为潇洒,然气韵虽异,拳式仍是一如原状。”今日先生亦是如此,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之时,虽仍不免几分“女里女气”,但是进退趋势之处亦在不自觉中“注入了阳刚之意,变妩媚而为潇洒,化娇柔而为英气”,然神韵不减,比之女子,另有一样夺人之功。

巳时。研习瘦金书正当其时矣。

眼见得先生这两日习书颇为上心。习舞之外,余时便只在书案旁缓笔细描。一提一顿,一按一收,倒依稀可见往日的几分钢筋铁骨。先生自个儿也笑道:“今日方有些意思,还是大桌子畅快些。”习书一事,原最宜不曾隔断的阔朗居室,何况瘦金书如此皇家之书?

午时至申时。茶道、古琴、香道艺术课程各各进行。

且说先生方才做完“笔尖的舞蹈”,因见方方正在阳光丰盈的雅室里自弹《平沙落雁》,遂亦来了兴致,整衣恭坐,亦弹一遍《平沙落雁》,因此曲亦为三十的拍子,陈陈姑娘遂于一旁伴舞,自有一番娉婷婉转。先生之奏果然出神入化,左手直如蝴蝶展翅,吟猱之际颇见徘徊瞻顾的流动之美,右手指法亦颇具“春莺出谷、风惊鹤舞、鸣鹤在阴、宾雁衔芦、孤鹜顾群、商羊鼓舞、螳螂捕蝉、游鱼摆尾、幽谷流泉……”之势,再无半分滞碍之处,的是好看无比。云云进来那会儿,正在先生指下“初弹似鸿雁来宾,极云霄之缥缈,序雁行以和鸣,倏隐倏显,若往若来。其欲落也,回环顾盼,空际盘旋;其将落也。息声斜掠,绕洲三匝,其既落也,此呼彼应,三五成群,飞鸣宿食,得所适情:子母随而雌雄让,亦能品焉”之时,陈陈姑娘回风舞雪此际,她遂不敢惊动,悄然站立先生一侧观琴。余时先生又令窦郎中、陈陈弹奏练习曲一至三十三,自个儿伴舞,兰兰姑娘忙不迭暗笑取景,拍照留念:哎呀,刚刚那张妖娆的给错过了。”先生则旁若无人,喜容满面,继续“妖娆”不提。

话说秀秀老师独自于更衣室里忙碌半日,在外间但闻得缝纫机咯噔咯噔响个不休,进前瞧时,原是自裁自缝的一件湖蓝色阔腿裤,一条裤腿已是有了,至晚间整衣必是能得的。秀秀老师灵心慧性,能事竟至如此,真真叫人可羡可佩到十分。

至酉时,又是每日照例的辩经会。今日辩经会题为《诗经  小雅  节南山》,关于此诗的时代背景和年份,历来有周宣王时(《三家诗》)、周幽王时(《毛诗序》)、周平王时(韦昭)和周桓王时(欧阳修)诸说,但诗既以(终)南山起兴,则不应写的是周室东迁后事。考虑到宣王时虽用兵频繁,但毕竟号称“中兴”,与诗中描写的势臣跋扈、政权腐朽之情事不合,因此其事当在周幽王时代。又《小雅·节南山之什》的前五篇哀怨忧愤,非经历国亡家破之大惨痛者不能发。《小雅·节南山》既有天再降饥馑、瘟疫、四方不宁及“国既卒斩”,《小雅·正月》,又有“赫赫宗周,褒姒灭之”,《小雅·雨无正》也有“降丧饥馑,斩伐四国”和“宗周既灭”等,因而可知诸诗大致作于东、西周之交,幽王末平王初之际。

 

宋代朱熹《诗集传》评曰:“赋也。此诗家父所作,刺王用尹氏以致乱。言节彼南山,则维石岩岩矣!赫赫,师尹,则民俱尔瞻矣。而其所为不善,使人忧心如火燔灼,又畏其威而不敢言也。然则,国既终斩绝矣,汝何用而不察哉?”“序以为刺幽王之诗。春秋:桓十五年,有家父来求车,于周为桓王之世,上距幽王之终,已七十五年矣。不知其人之同异,大抵序之时世,皆不足信,今姑阙焉可也。”

原文:

节彼南山,维石岩岩2。赫赫师尹3,民具尔瞻4。忧心如惔5,不敢戏谈。国既卒斩6,何用不监7!

节彼南山,有实其猗8。赫赫师尹,不平谓何。天方荐瘥8,丧乱弘多。民言无嘉,憯莫惩嗟10。

尹氏大师,维周之氐11;秉国之钧12,四方是维。天子是毗13,俾民不迷。不吊昊天14,不宜空我师15。

弗躬弗亲,庶民弗信。弗问弗仕,勿罔君子。式夷式已16,无小人殆17。琐琐姻亚18,则无膴仕19。

昊天不佣20,降此鞠讻21。昊天不惠22,降此大戾23。君子如届24,俾民心阕25。君子如夷,恶怒是违。

不吊昊天,乱靡有定。式月斯生26,俾民不宁。忧心如酲,谁秉国成27?不自为政,卒劳百姓28。

驾彼四牡29,四牡项领30。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31。

方茂尔恶32,相尔矛矣33。既夷既怿34,如相酬矣。

昊天不平,我王不宁。不惩其心,覆怨其正35。

家父作诵36,以究王訩。式讹尔心37,以畜万邦38。

注释:

节:通“巀(jié)”。长言之则为巀嶭(niè),亦即嵯峨。

岩岩:山崖高峻的样子。

师尹:大(tài)师和史尹。大师,西周掌军事大权的长官;史尹,西周文职大臣,卿士之首。

具:通“俱”。

惔(tán):“炎”的误字,火烧。

卒:终,全。

何用:何以.何因。

有实:实实,广大的样子。《诗经》中形容词、副词以“有”作词头者,相当于该词之重叠词。猗:同“阿”,山阿,大的丘陵。

荐:再次发生饥馑。瘥(cuó):疫病。

憯(cǎn):曾,乃。

氐:借为“榰(zhī)”,屋柱的石磉。

均:通“钧”,制陶器的模具下端的转轮盘。

毗(pí):犹“裨”,辅助。

吊:通“叔”,借为“淑”,善。昊天:犹言皇天。

空:穷。师:众民。

式:应,当。夷:平。已:依全诗前后及此处文义,今理校为“己”,义为以身作则。

殆:及,接近。

琐琐:细小卑贱,《尔雅·释训三》:佌佌,琐琐,小也。姻亚:统指襟带关系。姻,儿女亲家;亚,通“娅”,姐妹之夫的互称。

膴(wǔ)仕:厚任,高官厚禄,今世所谓“肥缺”。

佣:通“融”,明。

鞠讻(xiōng):极乱。讻,祸乱,昏乱。

惠:通“慧”。

戾:暴戾,灾难。

届:临。

阕:息。

式月斯生:应月乃生。

成:平。

卒:通“悴”。

牡:公牛,引申为雄性禽兽,此指公马。

项领:肥大的脖颈。

蹙(cù)蹙:局促的样子。

茂:盛。恶:憎恶。

矛:通“务”,义为侮。

怿:悦。

覆:反。正:规劝纠正。

家父:此诗作者,周大夫。诵:诗。

讹(é):改变。

畜:养。

译文:

巍巍的终南山高耸入云端,层层叠叠的山石危立险矗。太史尹氏正得势权位显赫,引得普天下百姓万众瞩目。仁人君子为国政忧心如焚,不敢开玩笑哪来幽默谈吐!国运已经衰落得如此不堪,你为什么还这样熟视无睹!

巍巍的终南山高耸入云端,山谷幽深草密林木可参天。太史尹氏正得势权位显赫,但他执政不平有何善可言?苍天无眼正降下重重祸患,丧乱何其多竟是不可言传!百姓们怨声载道没人说好,你却不曾有丝毫愧怍嗟叹!

我敬爱的太史尹氏大官人!你可是咱大周王室的根本,执掌国家大政方针的重臣。天下四方的安稳靠你支撑,天子权威的牢固靠你辅振,百姓的生活道路靠你指引!现在却得不到苍天的眷顾,你不该总让我们饱受穷困!

你贵为太史却不亲政勤政,已经失去天下百姓的信任!你对朝政也总是不闻不问,不要再欺哄瞒骗至德圣君!你就该静心执政莫再发昏,不要再委政小人危及国运!那些委琐宵小的裙带姻亲,就不该教他做高官厚禄人!

苍天大老爷不肯阳光普照,给人间降下如此大的灾疫;苍天大老爷不肯施恩眷顾,给人间降下如此深重戾气。至德的圣君如果降趾莅临,一定会让百姓的乱心平息;至德的圣君如果执政公允,一定会让百姓的怨怒远离!

可叹命多舛不被苍天怜悯,天下槽乱至今还没有平定;祸患滋生伴随着岁月增长,使黎民百姓生活不得安宁。我忧国忧民之心痛如沉醉,是谁执掌国政竟如此无能!你不能鞠躬尽瘁亲劳勤政,遭秧受害的还是天下苍生!

我驾驭着那四匹高头大马,四马奔腾抖动着粗壮脖颈。我站在车上瞻望四方风景,心头茫然不知向何处驰骋!

你刚才还肆意为恶抖威风,两眼盯着矛戟想和人作战。很快又平息戾气悦色和颜,犹如宾朋对坐把酒来言欢。

苍天大老爷总是如此不公,害得我君王整日不得安生。太史尹氏不但不自警自省,反倒抱怨君子们行端坐正!

家父大夫苦心孤诣作讽诗,为的是探究我王遭难深因。抑或是为了感化你的狠心,以有利国家造福天下黎民!

赏析:

《小雅·节南山》所指责的对象则是幽王及其权臣。前人屡辩诗旨是“刺王”还是“刺尹”,甚为无谓。总因古代君臣名分颇严,论者又往往横亘一“诗可以怨”或一“《小雅》怨诽而不乱”之念于胸中,因之便有不同的“先入为主”之念在作怪。今就诗论诗,直刺师尹,颇为鲜明;而一再怨望“昊天”,又借以指责天子。

关于师尹,自毛传以来皆解作“大师尹氏”,至王国维始辨析其为二人,即首掌军职的大师和首掌文职的史尹。观《大雅·常武》中大师“整六师”、尹氏及其属“戒师旅”,则大师统军而尹氏监军,对照《小雅·节南山》诗首章,“忧心如惔,不敢戏谈”正合于军国主义背景,偏于责师;而“国既卒斩,何用不监”。乃监察司之失职,偏于斥尹。

全诗十章,共分三部分。首二章以南山起兴,以象征二权臣。以山之险要象征其权之枢要,又以山之不平联系到二臣秉政不平。结合篇末“昊天不平,我王不宁”的呼应来看,天怒人怨,总由师尹秉政不平使然,故“不平”二字为全篇眼目。只是第二部分却一再将不平(不夷)与不己(不自为政)并提而责难,推思其义,全诗是指斥师尹失政在不能持平(夷),而要持平则又须事必躬亲(己),因而全诗结构是起于夷(平)终于夷(平)而介于己。

首章点出“不敢戏谈”以致“国既卒斩”;二章点出昊天再降饥疫以致“丧乱弘多”,民众无法存活,从而“不敢戏谈”之高压失控,遂而“民言无嘉”。一章言人祸,二章言天灾,由时间及顺序暗示天灾实人祸所致,人间暴戾上干天怒所致,此即第一部分的要害。

从第三到第六共四章为第二部分。在上两章铺垫的基础上,三章进一步点明师尹之害人害天,天再施报于人,人民双重遭殃。“诗可以怨”,怨而至天,亦已极矣!

四、五两章句式排比,结构整齐而又不乏疏宕之美。四章围绕“夷”“己”二字正反展开,既为师尹说法,更为一切秉政者说法,三十二字可铭于座右,可镌于通衢。五章“昊天不佣(融)”“昊天不惠(慧)”二解是“刺”,“君子如届(临、己)”“君子如夷(平)”二解是“美”,也是对师尹说法。两章排比、对比之势,酣畅淋漓,一气呵成,诗人的责怨之情也推到了高潮。

六章承上启下,由怒转叹。

统观第二部分四个章节,结构颇为讲究:五、六章既以“昊天不佣”“昊天不惠”和“不吊昊天”以上应第三章的“不吊昊天”,又以“君子如届(临、己)”、“君子如夷”和“谁秉国成(平、夷)”、“不自为政(不己)”以上应第四章的“式夷式已”,可见此部分是以怨天和尤人双向展开而又并拢合承,甚耐玩味。

第七、八、九、十章为第三部分。变每章八句为四句,于音乐为变奏。于诗情为由怨怒转悲叹。唯七、八两章疑有错简而当易位:前“方茂尔恶”章言师党与尹党既相倾轧又相勾结,以见朝政难革;后“驾彼四牡”章言无奈之下只有往奔四国避乱(或求诸侯勤王),然而四方亦不可往,“蹙蹙靡所骋”。诗人说:既然宗周与四国皆被师尹扰乱,国已不国,今日上干天怒,下危人主,尽管师尹不自责己而反怨怒匡正,我身为大夫,也只有勇作诗“诵”,“以究王讻”,成此一篇檄文,为来者垂诫了!

欲知明日《黄帝内经病能论篇第四十六》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6.5K
 上一篇: 秀秀书院2017年12月3日开课通知
 下一篇: 茶道养生课:黄帝内经 素問 厥论篇第四十五
相关内容:
  ·茶道美学课:《诗经 小雅 巧言》 
  ·茶道养生课:《黄帝内经 刺禁论篇第五十二》 
  ·茶道美学课:《诗经小雅 小弁》 
  ·茶道养生课:《黄帝内经 刺齐论篇第五十一》 
  ·茶道美学课:《诗经 小雅 小宛》 
  ·茶道养生课:《黄帝内经 刺要论篇第五十》 
秀秀茶书院LOGO 秀秀茶书院地址 版权所有:西安秀秀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秀秀书院)
移動電話:15902922232 微信公众平台帐号:秀秀书院 斗鱼直播ID:608923
市区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電子一路紫薇大廈紫风阁三楼
终南山居地址:终南山紫阁峪千竹庵
陕ICP备17001037号              + 营销推广:蓝谷信息 +